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走进邻水 > 家乡的故事——邻水民间故事

家乡的故事——邻水民间故事

2017-12-28


 一  脚  踏  四  县

 提起华蓥山宝顶,很多人都知道有一个怪现象,华蓥山宝顶被整齐地划分为四份,只要往宝顶中间一站,那就踩到了江北、邻水、合川、岳池四个县的土地,即“一脚踏四县”。为什么会这样呢?据当地老人讲,将华蓥山宝顶划成四块,是有一定根据的。

故事发生在很久以前的某一个朝代,这年的八月十五,正赶上江北县麻县官的五十大寿,于是他命人杀鸡炖膀、做月饼、打糍粑,并请来邻近三县的县太爷:邻水的刁县官、合川的黄县官、岳池的余县官,酒席之上,饮酒赏月,好不热闹。
    酒过数巡,原本不会喝酒的麻县官早被灌的半醉。为人有点小聪明的刁县官有意要在席面上看麻县官的笑话,于是提议:行令猜谜,猜中者,自饮一杯;猜不中者罚酒三杯。这麻县官本不知书,更不识礼,只是出了一千两银子才捐得一个小小县官做,但却一向缺少自知之明,明知道无论作诗猜谜,一窍不通,又不愿在客人面前丢脸,于是乘着酒意,一口答应了下来。经过商议,由黄县官起首行令,黄县官本有几分文才,于是提议道:“你我都是四邻兄弟,何不用兄弟二字组成谜语。由本人开始,东道主收尾,怎么样?”大家一致赞成。于是黄县官先行出谜,“十个兄弟一母生,算算五对是孪生,高矮不齐两边站,仔细一看好对称”。刁县官生性机灵,见麻、余二县官摸不着头脑,这才伸出两只手当众一甩,二人方才醒豁,刁县官二目含笑,自饮了一杯。
   余县官也不示弱,略加思考后说道:“同胞兄弟三十多,先生弟弟后生哥,小事交给弟弟管,大事来了找哥哥”。麻县官想了半天,根本猜不出,说道:“又不是母猪,咋会一窝生三十多个嘛。”说得满堂哈哈大笑。露出了满口牙齿。黄县官受到启发,忙说:“是牙齿!”于是端起桂花酒自饮了一杯。
    轮到刁县官出谜了,他有心让余县官过关,便拿起席上一个大蒜,边吃边说:“兄弟七八个,围着柱子坐,大来分了家,衣服都撕破。”说完朝余县官直眨眼。余县官当然会意,一手端起酒杯先饮了,然后才说:“是大蒜!”
    这么一来麻县官三猜未中,自然只好认输,罚酒三杯了,可是这个麻县官当众丢底,哪里会服气呢。于是大声说道:“一箭不能定江山!再来,再来。”
    刁县官本想惩治不学无术、让钱买来的官,他有心想看麻县官出丑,心想再来还是你出丑,于是很爽快地说:“可以,今天你我在座四人,都要用四字打头,说一个相同的字谜,自说自破,自饮一杯,说不出的照例罚酒三杯,如何?”麻县官尽管心中无数,还是答应了下来,于是依照旧例,由刁县官开头,东道主麻县官收尾。
     刁县官干咳一声,开口说道:“四个口字边靠边是田。”黄县官也不虚场合,接口说道:“四个王字转又转还是田。”余县官一听着急了,抠了半天脑袋才接上,“四个日字肩并肩还是田。”麻县官对四个王字都还没有搞清楚,又钻出四个日字来,张口问道:“哎,田字只有两个日字,不算不算!”刁县官撇嘴一笑,说:“顺起看是两个,横起看也是两个,不是四个吗,怎么不算?”
    这下子又轮到麻县官献丑了,他坐在那里焦眉愁眼地将一个田字横想顺想,抠破脑袋实在再也想不出来了,就耍赖说:“四个字开头的田字都被你们三个人说完了,我还说啥子呢?这一回不算,不算!”刁县官见麻大人急成那个样子,心里很得意,说:“真的说完了吗?”麻县官说:“当然,绝对说完了,我敢打赌!”“赌什么?”“赌三杯酒!”
    刁县官哈哈一笑:“三杯酒算什么,要赌就赌这个!”说着,将头上乌纱帽取下来,往桌上一搁。这一手还真利害,将麻县官酒吓醒了一半。麻县官心想开什么玩笑啊,赌乌纱帽,这顶乌纱帽是我花一千两银子买回来的!没法,只好继续耍赖,拉过席上一盘糍粑说:“那就赌这个!”刁县官问:“这个算什么?”麻县官顺口就说道:“这个代表华蓥山宝顶!”
刁县官一听来了劲,说:“好,如果你输了,就将华蓥山宝顶划给我邻水县管辖。”麻县官话说出口,不好意思收回,只得死撑着说:“当然!”刁县官正想一口将谜底说出,又怕麻县官赖账,便正古作经地拿来一张纸,写成字约,并且请黄县官、余县官签字作证。
     只见刁县官故意将声音拉长地说道:“四个山字紧相连,喂,麻老兄,那又是不是一个‘田’字呢?”麻县官一想,还真是,没法了,只有告饶。他起身向刁县官作了个揖,说:“刁大哥,打个让手吧!这宝顶全都划给你邻水,我没法向百姓交待呀?如今不输已经输了,这样好不好?”说着他拿起席上切糍粑的刀子,将糍粑划成两半。
    刁县官心想,欺人不可太甚,赢得一半,已是很体面了,正要点头,谁知黄县官眼快手快,抓起席上的刀子,顺手再一划,将盘中糍粑整整齐齐切成了四块。说道:“常言说得好,大路边拾银子,见者有份。堂堂宝顶,这么重要的地方,怎么能让江北、邻水二县平分呢?”刁县官心想玩笑开得越大越好,四县瓜分自然比二县平分更有趣,同饮一杯酒,来个皆大欢喜,从此本来属于江北的华蓥山宝顶就被分割成四份,东南端归江北、东北端归邻水、西北端归岳池、西南端归合川,宝顶中间十字交叉处,自然就成了“一脚踏四县”之地了。


顺风堂<宏 恩 寺 >的 兴 亡

在邻水县城南镇的芭蕉村一组,与板桥乡红旗村和山尖村的交界处,有一个名叫顺风堂的地方,也是现在林场的工区点。这个地方原名叫宏恩寺,为什么原名叫宏恩寺呢?且听道来……
且说九华山的和尚善观地理、精通五行,看中了邻水城南芭蕉村与板桥村结合部有好地势,即由九华山分支出一部份和尚到那里修了一个顺风堂庙宇,庙里塑着九尊菩萨,这些和尚就在瑞峰堂庙里敲木念经住了下来。
      明朝建立后,刘伯温知道朱元璋不需要贤能智士了,为了巩固朱家政权必然会杀掉功臣,所以他建议定国公徐达时时不离皇上左右。一次朱元璋设宴大会群臣,暗中命人在宴堂内埋下了炸药,酒至中旬,朱元璋托故离开筵席,徐达即以保护皇上为由跟随朱元璋而去,刚一离开,筵席间一声巨响,众多的文武官员都葬身于爆炸后的废墟之下,刘伯温和邻水杜景贤等早有预料,事先有备,早就离开了,免除了这场人为的灾祸。事后朱元璋为了掩人耳目,假惺惺的追查事故原因,他见徐达未被炸死,再次设宴单独为徐达庆功,将徐达劝醉酒后,抬往吴王宫龙床上,因徐达睡了皇帝龙床,篡权的罪名成立,公开将徐达赐死了。刘伯温、杜景贤等见事不妙,早早告老还乡了,这样就形成了官场上人人自危,有识之士都不愿做官了,以致于朝庭开科取考,只能考取一些庸才,真正的能人志士都不来应考,他们不是在选拔人才,而是为专制政权选奴才。好多年都没有状元人才应考了,这事一直延续到明朝末年。
    朱元章死后传位于皇太孙朱允炆,后被朱棣夺位改年号永乐,永乐皇帝开科取考,有一个名叫木雕的考生考取了首名状元,因为好多年都没有考中一个状元了,这一年竟是破天荒,难得考中了一个状元,永乐皇帝大为欢喜,亲自御笔钦点,为防有误,永乐皇帝又在木雕的额头上点了一个红点,自从皇榜放出了三年,也没见木雕状元的踪影,状元始终没来朝中任职。这样永乐皇帝只有派人下来全国各地查访了。钦差大臣们全国各地都查遍了,也没见木雕的人影,永乐皇帝从考生地址上知道木雕是四川邻水人,特派钦差来邻水查访,可是整个邻水县都查遍了,还是找不到木雕的人影。一天,查访的钦差来到了邻水瑞峰堂寺庙,见寺庙内有九尊菩萨,其中有一尊菩萨额头上有一红点,形似当年的木雕考生,才知是菩萨显灵应考,查访的钦差大臣急将此事奏明永乐皇帝,永乐皇帝大为惊叹,遂将瑞峰堂赐名宏恩寺,皇家出资重修庙宇,再塑金身。庙宇修得规模宏大,非常坚固雄伟,还修有一座高塔。有了皇上的恩赐,从此宏恩寺的香客不断,佛事很多,非常热闹,鼎盛一時。
    几年过去了,一日一伙山贼来到了宏恩寺,把原来的和尚杀了个精光,他们霸占了宏恩寺,山贼们剃光了头发,冒充了和尚,假和尚们在女眷上香的地方设下机关,挖了个地下室,待年青貌美的女眷上香时,机关突然起动,将美女掉入地下室中,供假和尚们玩乐,很多上香的女眷都惨遭了毒手,这些假和尚们不仅在寺庙里胡作非为,每逢百姓迎亲嫁娶,他们还要蒙着头巾,带着面纱去抢花轿。他们为了掩人耳目,将抢得的新娘子不是直接抢进宏恩寺,而是抢进山中绕一圈,待夜幕降临才弄回宏恩寺地下室供山贼们淫乐,远近各地的上香女眷常有失踪,迎亲花轿被抢数百例,人们根本也没想到这是宏恩寺假和尚所为,邻水刁知县屡接报案诉讼状,即派差人四处查访,始终没查出个头绪来。

一日,邻水刁知县的夫人带着女儿香莹小姐和侍女,坐着轿去宏恩寺上香还愿,刁知县不放心特派有几个随从侍卫,刁夫人和女儿香莹小姐在宏恩寺还愿时,山贼和尚见香莹小姐貌美,遂动了贼念,即有一番布置,还愿完毕,母女二人和侍女坐轿返回途中,一伙头戴黑巾的蒙面山贼杀出,杀死了几个侍卫,正待抢劫香莹小姐时,突然一白衣少年手持利剑冲出,见着贼人就杀,一连杀死了几个贼人,这伙贼人见少年武功高强,战不过他,已经丢了几个弟兄,又怕败露行藏、不敢恋战,只有落荒而逃。白衣少年用剑掀开死贼面纱,发现几个死贼都是和尚,这伙贼人自认为做得天衣无缝,没败露行藏,这是他们多年来的贯用技俩,致使众多的抢劫花轿案和上香女眷失踪案不能破案,这次他们却遇到了麻烦。

再说邻水的刁县官和岳池的余县官,本是同窗好友,现在又是同朝为官,刁县官知道余县官的儿子余良文武全才,就将女儿香莹小姐许配给余县官的儿子余良为妻,余良的武功和文彩赢得了香莹小姐的芳心和岳丈刁县官的垂爱。

 一日,余良受父亲余县官的托嘱,带着仆人从岳池县来到邻水县向刁县官下聘礼,礼单呈上后,刁县官对余良说道:“香莹和她母亲一同到宏恩寺上香,出门不久,这几年来邻水抢花轿的事件很多,我很不放心,你是否也往宏恩寺走一遭,也好有个照应。”余良欣然应允,带着仆人手持利剑也往宏恩寺去了。他们没有进入宏恩寺内,也没引起贼和尚的警觉,这次顺利的救下了香莹母女,回到邻水县衙后,余良向刁县官说了一切经过,说这与宏恩寺和尚有关,并请求当晚夜探宏恩寺。刁县官当即应允,只有香莹小姐不放心,再三叮嘱小心行事。
    余良当晚来到宏恩寺,见大门紧闭,他乘着夜暮的掩护来到后院高墙,施展平身轻功,飞跃进高墙内,闪身躲在墙脚下,但听几个贼和尚说道:“今天看到煮熟的鸭子就飞了,那白衣小子不知有什么来头,武功如此之高,我们多人不敌。”一个为首的和尚说道:“今天事情败露,宏恩寺大祸临头了。”余良正待窃听时,突然一支冷箭向他射来,一个声音大吼道:“有人探庙”,说到就到,一个黑影从树上向他袭来,余良闪身躲过,看其身影知道他是贼和尚中的高手,又见其他和尚蜂拥而来,知道寡不敌众,不敢恋战,再闪身施展轻功跳出高墙外。
    刁县官得知探寺情况后说道:“宏恩寺贼和尚设有暗哨,探寺非常危险,不能再探了,宏恩寺是受皇恩修建的,非常坚固,我县兵力不足,硬攻不下,我县不能轻举妄动,只有申报朝庭,请旨定夺。”
    永乐皇帝得到申报,急忙召见文武群臣,商议对策,当时的明朝称为永乐盛世,永乐皇帝朱棣利用才子解缙施展文才为其歌功颂德,编写永乐大典一书,书刚编成为了灭口,即将解缙下狱冲军致死,后又听信谗言,将大将朱能杀害,当时无将可派,商议结果,只有派遣不足挂齿的穆耳将军征讨宏恩寺贼和尚。在尽可能的情况下保护好宏恩寺庙宇。
    穆耳将军带领官军来到邻水县,大军将宏恩寺团团围住,战事摆开后,宏恩寺贼和尚闭门不出,他们不敢外出应战,凭着宏恩寺坚固的门墙,任你千军万马也攻不进去。贼和尚在高塔上设有瞭望哨,官军的一举一动他们都看得很清楚,时常应变,战事相持了十来日未有进展。穆耳大人非常着急,余良向穆大人献计道:“顾不了寺庙了,只有毁坏高塔,先断贼和尚眼哨,后用火攻。”穆耳大人赞同余良意见,用炸药炸毁了高塔,寺庙周围堆满了干柴,四周用火箭齐发,熊熊大火将宏恩寺化为了灰烬,宏恩寺不存在了,又恢复了原来瑞峰堂的名称。据说那炸毁的高塔就是现在瑞峰堂水库的地方,穆耳大人安营扎寨的地方,后人称为穆耳寨,即是现在的穆耳垭口,穆大人驻军的地方,后人称为大人地,现今的人叫走了音,将大人地误叫成了大原地。

     有诗曰:
 菩萨显灵状元郎,朱家政权乱纲常。
  忠臣良将遭残害,致使乌鸦变凤凰。
 东厂大兴文字狱,太监小丑掌朝堂。
  官风不正腐败多,宏恩寺里盗贼狂。
           


 两 代 恩 怨 皇 异 主

    传说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祖籍是邻水人,在四川省邻水县城北大垭口下面有一个朱家坪,住着朱、何两姓人家。朱、何两家关系长期不和,何家系杀猪匠,每当他杀猪时,其刀尖必对准朱家方向杀去,时间一长,朱家受到刀光剑气的威胁,气运很不顺,家业逐渐退败,门庭冷落,以致得卖掉房产住岩洞。朱元璋在岩洞出身时,差点就被垮岩的泥石流砸死,朱元璋的祖父看到在朱家坪实在生活不下去了,只有全家徒迁朱元璋的娘舅家句容(今江苏)经商,后又迁往濠州钟离(今安徽凤阳)。
    朱元璋从小就给财主家牧牛,他和徐达、汤和等几个小伙伴结为兄弟。一日儿戏中,朱元璋建议轮换当皇帝,受其他人跪拜,当徐达、汤和等几个小伙伴坐上高台受朱元璋跪拜时,他们几个由于坐的姿势不稳,都嘻笑着滚下了台,后面轮到朱元璋当皇帝时,他调整了姿势稳坐台上,没有滚下台,小兄弟们都尊朱元璋为皇帝,处处以朱元璋说了算,这几个放牛娃把财主的牛杀来烧着吃了,朱元璋知道徐达力大,就令徐达把牛尾用力插到石缝中去,又令小伙伴们回去都说是牛自己钻到石缝中去了,那财主听说牛钻入了石缝,哪能轻信,亲自前来 观看,并令随从把牛拔出来,这些随从们怎么用力也拔不出来,财主深信这是天意,可是朱元璋也因此丢失了牧牛这份工作。
    朱元璋的祖父和他的父亲相继去世,朱元璋的生活更艰难了,时值瘟疫流行,死者无数,与朱元璋相依唯命的哥哥也染上了瘟疫,哥弟俩只有各奔东西,靠乞讨度日,从此朱元璋再也没见到他的哥哥了。朱元璋乞讨到一和尚庙里,老和尚收留了他,从此他就出家当了和尚,走上了化缘的路。
    元朝末年,朝政腐败,民不聊生,各地农民纷纷起义,这时的朱元璋已长成大小伙子了,他和少儿时期的弟兄们徐达、汤和等都参加了农民起义,起义首领是朱元璋的舅父郭子兴,他见朱元璋胆识过人,就委以重任。舅父死后,朱元璋就成了这支义军的首领,徐达从少儿时期就是朱元璋的好兄弟,他勇猛过人,力大无穷、智勇双全,他为朱元璋明朝的建立出身入死,立下了卓越战功,建立了不朽功勋,被朱元璋封为定国公。
    朱元璋当了明朝皇帝后,他想到儿时和徐达、汤和等做游戏时说过“皇帝轮换坐”的话,现在想来真不是滋味,生怕那句话成为现实,他又想到江山是徐达、常遇春、汤和、刘伯温等人打下来的,特别是徐达功高压主,若不将徐达除掉,可能会对自己的帝位构成威胁,因此朱元璋不管徐达功劳多高,全然抛去情同手足的弟兄情义,他设下了范增用过的鸿门宴,宴中令人轮番向徐达劝酒,将徐达灌醉后,抬往吴王宫原皇帝的龙床上睡着,待徐达酒醒来后一看自已睡在原皇帝龙床上,自知上了圈套,妄图篡权的罪名成立,因为皇帝的龙床只有皇帝才能睡,这样朱元璋就用莫须有的罪名将徐达赐死了。紧接着,大兴文字狱又将一大批文武官员赐死,吓得开国功臣刘伯温,邻水么滩人杜景贤等只有告老还乡,不问政事。
    在明朝还未建立之前,徐达的女儿徐仪华就已经嫁给了朱元璋的四儿子朱棣为妻,在朱棣的维护下徐仪华才幸免一死,而徐仪华的娘家人全部被诛了九族,徐仪华这才深信古人伴君如伴虎的说法。
朱元璋在世时皇太子不幸早夭,二、三子无能,按理应由朱棣接任皇太子,可是朱元璋偏心皇太孙,并托孤重臣,在朱元璋逝世后传位皇太孙。朱棣无可奈何,先帝的遗诏,只有俯首称臣。皇太孙朱允炆即位后,和尚姚广孝为报朱元璋的夺妻之恨,写了一封离间朱棣的诺名信送给徐仪华,徐仪华为了报复一下朱元璋,使他的遗愿不能得逞,给屈死的父亲徐达出一口怨气,因想到女人不能参政,故将姚广孝离间朱棣的诺名信托太医刘纯为燕王朱棣看病之机,悄悄放到燕王朱棣的书棹上,信中的内容是:“皇太孙朱允炆对燕王很不放心,暗中派人对燕王朱棣进行监视,并扬言燕王朱棣可能会造反,要派兵讨伐……”
    燕王朱棣本来对先皇遗诏很不满意,憋了一肚子气,也不管匿名信的出处,认为总是好心人悄悄为他传递的信息,他想到坐以待毙不如先发制人,这样燕王朱棣就以“靖难”为名向京城应天(今南京)进兵,一举攻下京都,皇太孙朱允炆化装成和尚逃到巴蜀善庆里,(今邻水么滩),杜景贤处避难。
姚广孝利用徐仪华策反成功,燕王朱棣当了皇帝,徐仪华理所当然的就是皇后了,可是徐仪华是一个大孝女,她不在乎皇后的名份,她整天哭泣被冤屈死了的父母,以眼泪来洗清她父亲莫须有的罪名,终因伤心过度呕气伤肝,英年早逝……!

        有诗云: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一将功成万骨枯,白骨垒垒砌皇都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论功行赏望封侯,望来功臣尽遭诛。

   
 御  临  邻  水

据史书记载,为躲避明成祖朱棣的追杀,明朝建文帝曾到邻水避难。因此,邻水民间流传着很多关于建文帝的故事,它们记载着建文帝在邻水的悲欢喜怒。

1402年,应天(今南京)发生“金川之变”,燕王朱棣以“靖难”为名,率军攻入京城。建文帝化装成和尚逃出皇宫后,乘船前往四川邻水县找老臣杜景贤。经过长途跋涉和无数的风餐露宿之后,他们一行来到了邻水县西河边。建文帝高声呼喊杜景贤,见久无回音,急得冒火。这时对面小山丘突然冒出火花,周围农民纷纷去观看,杜景贤从家里出来听有人说:刚才河边船上有人在叫杜景贤。杜景贤去河边一看是建文帝,急忙迎他到家冲,杜景贤见建文帝仪容已非往日,不禁老泪纵横,于是抱着建文帝哭道:

   圣主蒙尘至草堂,

   暂将此地拜君王,

   虽然不在金阶上,

   咫尺不违乐对阳。

同行者见状,尽皆痛哭不已。于是,皇帝来了的消息不胫而走。传说那小山丘冒出的火,是因皇帝蹲脚所至,至今人们仍管这个小山叫“冒火山”。

建文帝时常同他的忠臣杜景贤、叶希贤等泛舟于“小邻水”,观赏小三峡水色山光,后人纪其事,便将“小邻水”更名为御临河。他们在这里时而举杯畅饮,即兴赋诗,时而诵读《离骚》,苍凉悲切;时而舍舟登岸,寻幽探胜,时而闲步阡陌,饱览田园秀色。有一次,好客的山民以当地特产皱皮柑相赠,叶希贤触景生情赋诗云:

抛却春光独爱秋,至今不改皱眉头。

主人若把金刀割,点点酸心对客流!

诗中的“皱眉”和“酸心”,触到建文伤心处,建文听罢,潸然泪下。

建文帝避难邻水数年,也做过些好事。相传某年大旱,田地开裂,禾稼枯萎。建文帝这天来到清风亭,突见他取下宝剑沿石壁插下去说道:“此地可井。”待宝剑抽出时,只见一股清泉喷涌而出。建文帝高兴之余,欣然作《题清风亭及剑井》一诗:

靖难旌旗下石头,鼎湖龙起去悠悠。

江山敞屐空遗恨,蜀道有安怅远游。

宝剑泉中埋万古,清风亭畔泣千秋。

羁魂应逐东流水,遍洒吴门哭首丘。

一天,建文帝游览黑天池,见一少女头生疥疮,其丑无比,顿起怜悯之心,于是用手捧水为其沐头。说也奇怪,没几天这姑娘的疥疮尽脱落,还长出了黑油油的秀发来。待她还愿之时,建文帝竟然认不出来了,此事一传开,当地人都到那里取水沭浴.据说还真出了不少美女,为此人们在水潭边上烧香拜佛,并将此水誉为“神水”。明成祖朱棣死后,又过了好几个皇帝,建文帝才以96岁之高龄回到京城,宪宗皇帝知道后,下令建文帝所在的寺庙不纳田赋,当地人民为感谢其恩德,于是将这座寺庙改称“无粮寺”,并在正殿刻一联:

御笔飞封山有号,天皇作赐寺无粮。

那奇丑无比,头生疥疮的少女,经过建文帝的捧水沐头,不但长出了黑油油的秀发,而且长得奇美无比,后被建文帝封为兰妃,带回了京都。

 

 原创 :  樊 傻 儿 驻 邻 水

四川邻水县食品公司的地方,原先是老车站,老车站之前原是孔圣庙又称文庙,在民国初年,张冲打邻水之后,这里曾驻着一支军纪严明的队伍,他就是樊傻儿的队伍。
      樊傻儿是大竹县人,名字叫樊鹏举,为人正直,性格粗暴,在其父辈时家里非常富裕,是大财主,他的父母亲死后,他把父亲的家业在赌场上赌博一空。他还有一个脾气就是喜欢结交朋友,余下来的产业也不够他和朋友们挥霍。这样以后,自己就只有过着孤单清苦的日子,衣食无着,因此人们送他一个樊傻儿的外号,樊傻儿从优厚的天堂掉到了人间地狱,从一个富家子弟一下变成了穷光蛋,饱尝了人生磨难,最后流浪到了邻水。樊傻儿在邻水白天靠乞讨度日,晚上就在卖肉的案板上睡觉。一日睡到半夜,樊傻儿被饿醒了,他随口吟诵到:“富家富得流了油,穷家流浪在街头,怨恨人世不公道,贫富悬殊因何由!”
    为了改变自己的穷面貌,拯救众多的穷苦人,樊傻儿找来堂弟樊宝和众多的朋友,共同商议,决定组织力量打富济贫,樊宝建议说: “不能打富,富的受到打击,人人不敢创造致富,不思进取,则社会就不会进步,国家就会落后,何况大哥你以前还是富家子弟呢?”樊傻儿说道: “我听人说外国有个马克思、恩格斯都不是穷人家的儿子,他们都知道为穷苦人着想,我们国家已经有了共产党组织,其领导人李大钊还是有钱人家的公子,继李大钊之后又换了几个共产党领导人,他们都不是穷人家子弟,而他们的宗旨是为穷人,我为什么就不能来均贫富呢?”樊傻儿不听樊宝的劝告,就拉起了一支打富济贫的队伍,由于参加者甚多,队伍逐渐壮大,惊动了当时的孙中山国民政府,为了收编这支力量,就把他们编为了正规军,发给军饷,驻在邻水县文庙内,不许抢劫,只能维护地方治安,樊傻儿被任命为师长。
     一次樊师长带着卫兵巡逻在邻水东门处,碰见一个妇女拉着一个他的士兵不放手。并大骂这士兵是畜生,说这士兵摸了她的屁股,樊傻儿问清了情由,命卫兵当场将这士兵砍了头。
    又一次,一个农村小孩抱着一支公鸡到邻水县城来卖。当他走到一个店门口时,该店老板诈称这鸡是他的,这小孩急得哭了起来。店老板的帮凶们也附和着说这只鸡是店老板的。
    时逢樊傻儿路过,见各说不一,遂向老板问道:“你的鸡今天早上喂的什么?”店老板说:“我今天喂的米。”樊傻几又转身问小孩:“你的鸡今天早上喂的什么。”小孩回答道:“我的公鸡今天早上喂的包谷,我们家很久都没米了。”樊傻儿令卫兵把鸡杀了, 见鸡肚皮里全部是包谷。真相大白了,原来店老板吃诈小孩,以强欺弱。这可气坏了樊傻儿。他马上命令卫兵将店老板的衣裤脱光,按在板凳上痛打了二十大板。围观的人很多,人们都称樊傻儿为维护正义、军纪严明的“包青天”。

本文转自 《原创,<邻水民间故事>張耀午编著》